这半年棋牌游戏公司“抢”了你多少钱?

疫情期间,线下棋牌室的关闭,让上网打麻将、斗地主成为不少人的休闲娱乐方式。这对各线上棋牌游戏公司而言,是一次千载难逢的“赚钱机会”。

上半年,有公司就“大手笔”推出了53款新麻将游戏玩法,12款新扑克游戏玩法等,变出无数个“诱惑”让你“入坑”,相关注册用户数大增60%以上;有公司游戏业务“赚钱太多”,毛利达到90%以上,甚至超越游戏大厂,向公司员工进行“股权激励”,大肆派钱。

打麻将、斗地主,虽然总感觉上不了台面,政策上面临各种限制,市场上也因为涉赌而问题多多,但作为中国人最接地气的休闲娱乐方式,依然显现着强大的粗狂生命力。

“公司产品《小美斗地主》于2020年1月11日正式上线年春节期间在iOS游戏免费榜排名第一。”这是姚记科技于2020年半年报中的一句话。

姚记科技于1994年成立于上海,做扑克牌起家,归属于印刷业,2011年8月在深交所上市,有“中国扑克上市第一股”之称。

2018年起,姚记科技通过相继收购成蹊科技、大鱼竞技等游戏公司,进军“大娱乐”,业务成功实现华丽转身。其公司发展路径,倒和当年从花札(日本的一种纸牌)转向玩具以及电子游戏产业的任天堂有几分相似。

据其2020年半年报显示,姚记科技上半年实现营收进账10.2亿元。其中扑克牌毛利只有25.18%,但它游戏业务毛利达到了96.12%。更加幸运的是,如今扑克生产及销售已经被姚记科技“掰扯”到占公司营收不足4成,游戏业务已经占到了6成。

有了钱,员工就有了盼头。该公司上半年就顺利通过了2020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授予对象权益总计522万份,首批“获益者”就包括82位中层核心骨干。

开发了“微乐江西麻将”等及斗地主游戏的家乡互动(厦门),“赚起钱来”也展现了福建人的商业敏锐度。

上半年,这家公司“大手笔”推出了53款新麻将游戏玩法,12款新扑克游戏玩法等,用“新鲜”带来了一大波“尝鲜者”。

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注册玩家数就较2019年上半年同比增长了62%;

如果说两家公司不足以说明棋牌游戏公司的“暴利程度”,那就再举个“中至科技”的例子吧。

中至科技是一家“发迹”于江西、靠“搓麻”和“打扑克”起家的棋牌游戏公司。这家公司牛在已经两次向港交所发起了冲击,但都以失败而终。但江西老表不服气,于近日向港交所发起了第三次“冲击”。

这家研发了205款本土化麻将及扑克玩法的公司之所以这么“豪横”,底气之一就来源于其“豪横”的赚钱能力。

据该公司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从2017年到2020年4年间,该公司毛利率分别达到了90.9%、91.9%、92.4%、94.5%(截止4月30日)。这些挣的钱很多都来自于该公司开发的私人游戏房卡和虚拟产品销售。

只有比较才能看出端倪。为此,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查阅了网易、玩友时代两家公司游戏板块毛利,进行了“简单粗暴”的对比。其中,网易二季度游戏板块毛利为63.8%,玩友时代半年报里游戏板块毛利为65.6%。

较低的开发门槛和运营成本,让棋牌游戏成为了一本万利的生意。甚至于毫无游戏经验的“门外汉”也能通过市面上的棋牌游戏代开发公司制作一款游戏。

刺猬公社曾经采访过一位代开发公司的销售人员,对方表示最基础的一套游戏源代码仅需4万元。

与此同时,棋牌这一游戏品类,又属于非消耗性游戏,与二次元、角色扮演等玩法截然相反。在角色扮演类游戏中,玩家第一次打Boss会感到惊奇,也许还会第二、第三次挑战,但通常不可能会挑战数十遍甚至更多。为了保持玩家的新鲜感,游戏公司必须保持较高频率的内容更新。

棋牌游戏却不会出现内容消耗的情况。鉴于玩家每局拿到的牌和出牌情况都完全不同,面临的战况千变万化,根本不会存在“没有新扑克加入,玩家会厌倦斗地主”的情况。因此,棋牌游戏公司也不需要花费大成本投入到后续更新上。

“打麻将、斗地主”虽挣钱,但也不能永远坐在牌桌上。毕竟这个行业,头上悬着政策、市场等诸多不确定之剑。有钱有余力情况下,开辟第二增长曲线成为不少公司的探索方向。

姚记科技就正在积极发力短视频业务。该公司于6月底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收购了其参股公司芦鸣科技剩余88%股权。

天风证券的报告“揭秘”了这家公司的“真身”,称其就是字节跳动信息流广告买量公司,主要为字节跳动系APP进行流量经营。

“芦鸣科技在互联网营销上有经验优势,能帮助姚记的游戏业务提升在互联网产业链中的变现能力,从而打造高成长产业链闭环。”天风证券就姚记科技的收购下了这样的结论。

实际上,姚记科技与芦鸣科技背后的字节跳动做生意已久,前者通过后者来提升用户量及投放效率。

姚记科技旗下诸多游戏产品《鱼丸游戏 (2014)》、《姚记捕鱼(2018)》(《捕鱼炸翻天》)、《小美斗地主(2020)》、 《指尖捕鱼(2020)》等在头条系买量经验丰富,其中字节跳动独家代理的《小美斗地主》在今年1 月的广告投放就位于手游排行榜 TOP20之列。

此外,姚记科技收购芦鸣科技,除了被认为能为游戏产品进行“效果营销”外(这一直是姚记科技想要发力的重点),还被前者寄予了参入到时下火热的短视频营销市场的“野望”。

目前,互联网营销(数字营销)业务占姚记科技整体业务板块的3.78%。“2019 年中国短视频行业规模为1302.4亿元,增长率达178.8%,预计2022年短视频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3860.7亿。”姚记科技在2020年财报中这样描述这一行业的前景。

除了姚记科技外,禅游科技、昆仑万维等公司也在积极寻找第二业务增长曲线年的年报中,禅游科技就指出正在积极发展广告业务。在过去一年中,它加大了与字节跳动、腾讯广告方面的合作,旨在“通过信息流及互动广告等多种创新展示形式”来提升变现能力。2019年,禅游科技实现广告收入3.07亿元,同比增长316.7%,占总收入的46.4%。

昆仑万维在今年上半年,除了借助闲徕互娱继续发力游戏市场外,还通过投资,在人工智能医疗、即时零售和配送、浏览器业务等领域扩大业务版图,实现业务多样化。

4月,昆仑万维出资人民币3000万元投资科亚医疗,取得后者2.42%的股权。科亚医疗是全球唯一一家同时具有中国NMPA、欧盟CE、美国FDA 三重认证的AI医学影像企业。5月,昆仑万维发起设立昆仑(北京)互联网智能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投资方向包括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投资对象为具有一定增长潜力、处于成长期的企业。

业内人士指出,棋牌游戏公司寻求多元化发展之路,背后有两大背景。一是全国游戏用户增速趋缓,需要在新的赛道寻找新的增长点。

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的《2020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游戏市场虽然规模还在扩大,但今年上半年,全国游戏用户规模同比只增长了1.97%,即增加了约1271万人,总数为6.6亿人,增速创近6年来新低。

二是棋牌游戏类在整个游戏行业中终究是小众。据上述报告显示,棋牌类收入只占游戏盘子的1.98%,要想获得持续发展,需要不断扩张营运基盘,找到新的增长点才行。

更为重要的是,“涉赌”一直是棋牌游戏身上摆脱不了的标签。对这些上市公司来说,这就像一颗不知道会不会爆炸,何时会爆炸的地雷。

过去半年,就在棋牌游戏行业头部公司迅猛发展的另一面,也有不少棋牌游戏公司纷纷停服,其中就包括《贵州麻将》、《巴蜀茶馆》、《胡来了麻将》、《黔友贵州麻将》、《全民棋牌》等。

业内人士分析,疫情发生早期,各地方棋牌游戏“一哄而上”,向市场大力供给。而随着复工复产,以及线下棋牌室重新开张营业,玩家流失,导致“由盛而衰”。

这里不得不提到这个行业的一个表征就是“挣快钱”。在时下的中国,开发一款棋牌游戏并不难。有了产品之后,不少厂家往往采取“房卡+地方棋牌”的营运模式,快速吸引玩家,孵化1到3年后再高价卖出。而为了“快”,不少厂家不惜涉赌,铤而走险。

鉴于这种状况,2019年以来,国家相关部分对涉赌棋牌游戏进行了清理整顿,腾讯等主动下架德州、炸金花等,一度让棋牌类游戏市场进入深度调整,直至今年疫情发生,棋牌游戏才又迎来了一次转机。

不过,鉴于现状和未来,国家对棋牌游戏总体上仍然是加强监管之势,版号仍然是决定棋牌游戏行业发展的一张关键牌。有报道称,2019年全国拿到版号的游戏仅1500余款,但其中拿到版号的棋牌游戏为0。

因此,许多棋牌游戏公司开始放弃登陆应用商店,通过线下定点推广的方式来把游戏分发出去。

在一些三四线城市内,经常会看到各种地方棋牌游戏的广告以及下载二维码。因为同一种棋牌,不同城市的玩法规则其实有不小差异。绝大多数棋牌游戏产品,其实是只为某座城市的玩家服务的。通过地推以及熟人圈子裂变,往往也能取得不错的收入。

但这一模式明显存在法律风险,对已经上市的棋牌游戏公司来说未必是个好选择。

不过,也不用就此“悲伤”。据官方的《2020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对行业的预测,接下来中国游戏产业将加速向精细化、精品化转变,内容品质更加绿色、健康、优质,游戏产品数量虽然下降,但产品质量和收益将持续提高。

这也给行业带来了一个清晰信号,棋牌游戏本身并没有“罪”,有罪的只是“涉赌”。只要政策清晰,中国棋牌游戏行业就还有发展空间。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决策行为应建立在审慎负责和独立思考之上。刺猬公社将竭力确保以上内容的准确和可靠,但本文不是也不应被视为任何形式的投资建议或参考,请知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